美高梅官方网站,《孔雀》登陆央视讯
三十六集电视剧《孔雀东南飞》在经历更换男主角、几易首播时间等一系列风波后,这部命运多舛的史诗爱情剧最终确定本月29日在央视八套黄金档正式开播。被媒体和观众誉为书生专业户的青年演员潘粤明将再次呈现给观众一个经典的书生形象焦仲卿。

《孔雀》开播《花田喜事》开拍,潘粤明“悲喜交加”讯
改编自古体诗歌《孔雀东南飞》的同名古装剧近日登陆央视八套,著名青年演员潘粤明在其中饰演男一号焦仲卿,这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在封建礼教的压迫之下,最终只能殉情,不过与悲色不同的是,近日正在横店热拍的贺岁档喜剧《花田喜事》中,潘粤明饰演的角色喜的成分比较多,并且十分搞笑。一边是悲,一边是喜,潘粤明真可谓悲喜交加。

《孔雀》三大看点讯
电视剧《孔雀东南飞》日前在央视八套热播,潘粤明的书生气质、王姬饰演的恶婆婆、萨日娜的慈母形象成为该剧的三大精彩看点。

导读:
刘兰芝:事见南朝·徐陵的《玉台新咏》,《孔雀东南飞》是中国汉乐府民歌中最长的一首叙事诗,题为《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创作时间大致是东汉献帝建安年间,作者不详。主要写刘
刘兰芝:事见南朝·徐陵的《玉台新咏》,《孔雀东南飞》是中国汉乐府民歌中最长的一首叙事诗,题为《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创作时间大致是东汉献帝建安年间,作者不详。主要写刘兰芝嫁到焦家为焦母不容,而被遣回娘家,兄逼其改嫁。新婚之夜,兰芝投水自尽,焦仲卿亦殉情而死。从汉末到南朝,此诗在民间广为流传并不断被加工,终成为汉代乐府民歌中最杰出的长篇叙事诗。
相信很多小泵娘在十岁出头的时候都立过誓:永不嫁人。课本上写的女人都被封建社会压迫,苦大仇深,那时的我读完《孔雀东南飞》,就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觉得一旦结婚,分分钟会被人抛弃,而且一定会有个恶婆婆,逼我天天天不亮就起来扫地喂鸡做饭推磨,兴许手上还拿着鞭子。当然,后来城市里规定禁止养鸡,我的噩梦也到头了。如果我今天确实有女权主义的倾向,不用怀疑,就是小时候给书本吓出来的。
关于刘兰芝的一些基本描述是这样的:“十三学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那时,刘兰芝就读的是庐江府礼仪学院,封闭式管理,主要是培训千娇百媚、知书达礼的好媳妇。大家知道,在一千多年前,全球的女性的终身职业就是找个好男人(其实现在也还是这样)。而礼仪学院里开设的除了文化课、艺术课以外,还要通过魔鬼测试才能毕业。魔鬼式训练是:一边织布、裁衣,一边有专人在旁辱骂,而小泵娘必须毕躬毕敬,满脸堆笑,手脚越骂越麻利。两个星期不哭不闹不寻死觅活的,就可以毕业了。那时候,毕不了业的小姐就像今天拿不到学位证书的大学生一样,找不到婆家。
刘兰芝以举世无双的忍耐力,获得了特优生资格,毕业就嫁给庐江府小吏焦仲卿。从此,开始了作为劳动妇女的一生。每天鸡叫就起床,深宵才睡觉,几天都看不见太阳,都窝在机房里织布哪。刘玉芝三天织五匹布,还没有工资,一点也体现不出劳动价值。魔鬼训练只是一个月,而在焦家一干就得是一辈子。想眼中,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春流到冬冬流到夏?
幸好焦仲卿是个滥好人,看到妻子这么辛苦,也很心疼,在府里一下班就溜回家陪刘兰芝。但是,焦母却不同意了。她哪里是嫌兰芝无礼节,根本是嫌她勾引了儿子,让儿子沉溺爱情,斗志消沉,甘心做小吏,仕途无起色。拆散他们,为儿子求娶“东家贤女”,就是拯救儿子!
刘兰芝就是这样被赶出了焦家,纵使焦仲卿求了又求。兰芝回到娘家,娘家不忿,她曾就读的那所礼仪学院更不忿:这样子搞,要我们以后的毕业生还怎么嫁啊?本着“毕业包分配、学成包结婚、离婚包改嫁”的三包原则,在礼仪学院的斡旋之下,县令来为三儿子求婚,太守来为五儿子求婚,一时间门前车马辚辚。就像俏皮的王尔德说的那样,“女人再嫁是因为讨厌原来的丈夫,男人再娶是因为太爱原来的妻子。”兰芝因为还爱着前夫,拒绝再嫁。但兰芝的哥哥一看,亲妹妹离了婚更有前途了,就催她改嫁。
刘兰芝和焦仲卿的爱情显然是在婚后才发展起来的,自怨自怜中,感情弥坚。两人一个“举身赴清池”,一个“自挂东南枝”,留下黄土垄头两颗树、一双鸟,年年岁岁在唱歌。
个人认为,这件事不可以怪做婆婆的。焦母只是遵循了当时的社会守则。王小波说,“我们国家五千年的文明史,有一条主线,那就是反婚外恋、反通奸,还反对一切男女关系,不管它正当不正当。”就历史而言,夫妇之伦,主要是从社会功能出发的,如果与爱情有染,就是做妻子的不守妇道之处了。只有在文学作品里,爱情才是被赞许的。扪心而问,即使今天,如果活生生地出现一个为了爱情,放弃房子、车子、票子、位子、儿子和一切的成年人摆在我们面前,大家的第一反应可能是:SB。因为爱情只是选修课,而社会关系才是一个人的精神纽结。所以,看“七出”里,没有哪条是跟做丈夫的有关系,全都是因为老婆不符合家族利益。抛弃女人的,常常不是男人,而是另一个有主宰能力的女人。
所以,这种故事再次发生在陆游身上也不足为怪了。他和表妹唐婉成亲,郎才女貌、女才郎貌,门当户对,夫妻情笃,却硬是被陆母棒打鸳鸯。十年之后沈园相遇,两人只留下一串的“错!错!错!”“莫!莫!莫!”的嗟叹。可是,命运有它自己的逻辑,人常常做不了自己的主呀。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乐府双壁之一的《孔雀东南飞》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也是我国古代史上最长的一部叙事诗,被誉为中国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新剧讲述的是汉末建安年间,一位名叫刘兰芝的少妇,美丽、善良、聪明而勤劳。她与焦仲卿成婚后,夫妻俩互敬互爱,感情深挚。不料偏执顽固的焦母却看她不顺眼,百般挑剔,并威逼焦仲卿将她驱逐。焦仲卿迫于母命,无奈只得劝说兰芝暂避娘家,待日后再设法接她回家。分手时两人盟誓,永不相负。谁知兰芝回到娘家后,趋炎附势的哥哥逼她改嫁太守的儿子。焦仲卿闻讯赶来,两人约定黄泉下相见,最后在太守儿子迎亲的那天,双双殉情而死。这首诗被文学史家称为长诗之圣,誉为上承风骚,下启唐宋的宏篇巨著。

《孔雀》开播《花田喜事》开拍

潘粤明书生气质再现《孔雀东南飞》

潘粤明曾在《白蛇传》中饰演痴情书生许仙;《京华烟云》中饰演的浪子书生曾荪亚;《红衣坊》中饰演创业版书生张天云;《镇长》中的仕途版书生,以及现在正在横店拍摄的贺岁喜剧《花田喜事2010》中的暴力书生吴上进。演绎了这么多不同感觉不同类型的书生之后,潘粤明表示《孔雀东南飞》里的焦汉卿是把古典悲剧式的书生形象演到了极致,为了爱情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样纯净坚定的爱情无疑会成为现代那些对待爱情功利现实人们的一剂强心剂。

古装剧《孔雀东南飞》即将登陆央视八套黄金档,这部取材自中国长篇叙述史诗的电视剧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故事讲述的是东汉建安年间一对青年男女追求自由的故事,但由于封建礼教束缚,两人最终选择双双殉情来捍卫自己的爱情,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当时青年男女为追求自由的爱情而选择的与封建礼教对抗的方式,一场感天动地的故事即将在央视八套黄金档播出,剧中男一号潘粤明的书生照一经曝光就获得了众多观众的认可,大家一直认为,让潘粤明来饰演焦仲卿是该剧导演最为正确的一次选择,潘粤明身上的温文尔雅、与生俱来的书生气质,都让潘粤明成为焦仲卿独一无二的人选。

之前因为许仙一角而被广大观众熟知的青年演员潘粤明此番再演书生,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书生是个复杂的矛盾体,在封建礼教,家长统治和门阀观念的压迫下无力反抗,但又对封建的这些东西充满了不满,想要突破束缚,与温如春不同,焦仲卿只能够选择殉情来来诠释自己的自由恋爱观,这样一个人物对于演惯了书生的潘粤明来讲,自然是轻车熟路,他饰演的焦仲卿惟妙惟肖。

与《孔雀东南飞》不同的是,潘粤明目前在横店参与拍摄的《花田喜事》是一部纯粹的无厘头喜剧片,潘粤明在剧中的角色也相当无厘头,之前潘粤明在《阿童木》中为奥伦配音,初显搞笑天赋,此次在《花田喜事》潘粤明将发挥自己的搞笑天份,将无厘头恶搞进行到底。

潘粤明王姬萨日娜成三大看点

潘粤明全方位改变,多元化发展

《孔雀东南飞》汇聚了潘粤明、孙菲菲、萨日娜、鲍国安、王姬等很多实力派的演员,其中书生专业户潘粤明成为该剧的一大看点,此前成功塑造了许仙、荪亚、温如春等一批荧屏经典书生形象的他此次再挑战书生角色,能否有突破值得期待;萨日娜在《闯关东》中成功塑造了文他娘,这是一位温柔、大方、得体的母亲,此次在《孔雀》中她依然饰演一位慈母,为刘兰芝庇护,这样的母亲是观众最喜欢的,因此萨日娜的慈母形象成为该剧的一大看点;王姬在现实中是一位优秀的母亲,而在剧中则是一位恶婆婆,这样巨大的反差形象成为该剧的重大看点之一。

《孔雀》的开播,潘粤明的书生形象达到巅峰,他或将告别温文尔雅、唯唯诺诺的书生形象,《阿童木》的配音是在配音方面小试牛刀,不过效果很好,奥伦成了大家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花田喜事》的开拍,潘粤明开始尝试喜剧方面的角色,喜剧天份显露,全方位改变的潘粤明显然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