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美女》走亲民路线讯
近日,全80后制作、运营的电影《重庆美女》首周播出后被观众评很有人缘,对此,导演杨紫婷乐观表态,在这个档期上映,院线排期并不乐观的情况下,得感谢观众走进影院支持,让自己制作的小成本电影有力量去和大片同档较量。

在中国电影单片票房以数十亿论英雄的环境里,电影《二十二》的1.7亿元票房显得寻常。然而,这是一部纪录片,一部以慰安妇幸存者为主角、主题严肃沉重、表达方式内敛低调的纪录片;而1.7亿元这个数字,是去年中国纪录电影总票房 (8292万元)的两倍。于是,它成了这个暑期档《战狼2》之外另一部值得讨论的现象级影片《二十二》创造的票房童话,是一个偶然的个案,还是一个让人振奋的信号?艺术电影的春天真的来了?

15部电影扎堆上映一周,80%成炮灰

《重庆美女》10月16日震撼上映讯
国内首部全80后制作、宣传的电影《重庆美女》10月16日全国院线震撼上映。该片由80后美女导演杨紫婷亲自掌舵,于娜、罗家英、袁成杰、姜超、戚薇、午马领衔主演,上演了一系列国产凌凌漆、计中计、谍中谍的爆笑偷盗事件,誓将黑色疯狂进行到底。

电影《重庆美女》院线排期并不乐观,而且上映档期前有大制作《建国大业》、《风声》,后有靠黄渤撑场的《倔强萝卜》、一代人儿时的玩伴《阿童木》,剩下的就是一些引进的国外影片,像不是新片却赢得相当一部分人走进影院的《非常主播》,挑战观众智商和忍受力的《地铁劫案》,都来分数字放映的这杯羹,再加上该片也没有像周星驰、黄渤、葛优这种在喜剧市场的票房保证和号召力的领军人物,这种情况下对完全走数字放映形式的《重庆美女》来说,是场挑战,不过,首周创下的好口评给这位80后的美女导演注射了一支强有力的兴奋剂。

曾经,能在院线中多坚持些日子,就是对于上映的全部野心

一周前的9月22日,曾原定上映19部电影,创下影市“历史之最”。后因部分影片改档、撤档,算上提档一天上映的惊悚片《画室惊魂》,最终剩下15部电影同期上映。在这15部作品中,有的影片上映一两天后排片就趋近于零,有的票房成绩在每日票房榜上不降反升,有的不满豆瓣低评分公开发布交涉函。

影片围绕重庆某火锅店的锅底秘方神秘展开。孙老大的这张疯狂的秘方引来众多竞争对手的觊觎,其中,一对笨贼兄弟马大狗、马二狗策划着上演一场无间道,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找到了一个国产凌凌漆唐少爷,并成功抓住唐少爷的把柄,威逼他帮忙偷秘方,不料,这个国产凌凌漆玩无间道的同时,命运又对他开起了玩笑,给了他身份升级的机会谍中谍,于是这个憋屈的谍中谍和这对笨贼兄弟,以及这张传说中疯狂的秘方看似被命运安排似地纠结在一起,上演着一场场令人哭笑不得的憋屈巧合事件。

该片围绕一张神秘的锅底秘方展开。戏中难得一见罗家英由啰嗦唐僧变温情父亲;姜超从《武林外传》的李大嘴变成拿着菜刀偷秘方的史上最倒霉大盗,戏中小马哥的行头也很气质;袁成杰成了野蛮女友中的车太贤,就差没穿高跟鞋去走一圈;戚薇完美诠释我脑中的橡皮差,关键时刻总是忘记自己要说什么要做什么种种不搭噶的小人物因一张神秘的锅底秘方纠结在一起,这些都是成功吸引观众走进影院的另几大卖点。

《二十二》的拍摄完成后,剧组捉襟见肘,完不了工,后来众筹得了100万元,20万元用在后期制作,80万元作发行费用,能在今年暑期档进入院线,很是费了周折。公映前,主创们在若干城市跑路演时,导演谨慎地表达了他的野心:能在院线中多坚持些日子,吸引20万观众,争取票房过1000万元。对于一部首映当天排片不到1.5%的影片而言,这的确是个奢侈的愿望了。

美高梅官方网站 1

电影《重庆美女》由重庆星光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星光奥谱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中影集团数字电影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发行,10月16日震撼上映。

在《二十二》上映前不久,张杨导演的纪录片《冈仁波齐》票房过亿,被认为是纪录片在商业院线中取得的重要突破。即便如此,回顾过去几年里若干纪录电影的公映经历,不得不承认一个客观事实:纪录片在中国电影市场面临的境遇并不乐观

扎堆上映到底会不会挤压这些中小型影片的生存空间?随意改档会对市场造成怎样的伤害?口碑对票房的影响有多大?带着这些问题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在此档期上映的,《天梯:蔡国强的艺术》发行方——上海民新影视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许昉、《捍卫者》导演廖希、《纯洁心灵》导演毕志飞、《娘子军传奇》导演孟奇、《画室惊魂》导演邢博,以及多位影院负责人。

2013年12月20日,张侨勇导演的《千锤百炼》上映,被看作纪录片进院线迈出的第一步。《千锤百炼》记录四川大凉山深处,拳击运动如何渗透进一个普通中学教练的生命,并且改变了几个年轻人的命运。影片在70个城市公映,是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公映的纪录片,而它最终的放映场次是383场,票房7万元。

同题问答

2014年7月25日,范立欣导演的《我就是我》公映,影片以《快乐男声》为背景,记录一群少年在选秀过程中经历的内心冲突和迷惘。快男粉丝并没有为影片创造预期的票房,《我就是我》上映3天后就下线了,累计票房490万元。

A:《天梯:蔡国强的艺术》发行方上海民新影视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许昉

2015年6月,《我的诗篇》在上海国际电影节获得了最佳纪录片金爵奖,但是影片延迟到2017年才有机会公映,票房止步于315万元。

B:《捍卫者》导演、编剧廖希

在商业电影的压力和夹缝里,它们的放映空间仍然有限

C:《纯洁心灵》导演、编剧、主演毕志飞

中国纪录电影的票房能到千万级别的,少而又少,2015年10月上映的《喜马拉雅天梯》是难得的一部。在商业电影的压力和夹缝中寻找有限的观众,这是中国纪录电影面临的现状。因为《冈仁波齐》和《二十二》的票房成绩,认定纪录片将是中国大银幕票房的增长点,很可能是一个过于乐观的误判。

D:《娘子军传奇》导演孟奇

《二十二》的逆袭,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时势造就的。影片上映当天,是世界慰安妇纪念日;第二天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纪念日。由此辐射出的情感能量,直接成为人们走进影院的动力。何况,22这个数字本身构成一个具有强大感染力的故事:从1938年到1942年,日军在中国征召的慰安妇总计在20万以上,到了2012年,全国公开身份的幸存慰安妇老人仅剩32位。导演郭柯有感于那些受尽磨难的老人们生命相继凋零,拍摄了43分钟的短片《三十二》。2014年,32位老人中有10人陆续离世,数字变成了22,郭柯开始拍摄长片《二十二》。电影上映2天前,影片中的黄有良老人去世,到8月14日那天,片中的22位老奶奶,只剩下8位了。

E:《画室惊魂》导演邢博

论艺术手法,《二十二》 不能算是一部高明的作品,它的视听语言是淳朴单一的,甚至欠缺一个足够自洽的内在逻辑,但它胜在真诚,导演以真诚赢得老人的信任,影片以真诚换来口耳相传的口碑。《二十二》和不久前的《冈仁波齐》有个共同点,都是靠人际传播的口碑提升上座率,换来更多的排片,在迅速翻篇的商业院线里顽强地争取到放映空间。

Q 新京报:对目前的票房收入满意吗?有收回成本吗?

过亿并非常态,健全的放映环境仍需努力

A:没有达到预期,也没有收回成本。市场竞争很激烈,院线有票房和运营成本压力,我是院线管理出身理解这些,趁这个机会对支持《天梯》放映的影院表示感谢和敬意。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容量增加,观众对作品多样性的需求增加,这是《冈仁波齐》和《二十二》获得超常收益的大前提。在艺术院线和长线放映机制都不甚完善的当下,纪录片和文艺片的排片仍然处在弱势地位,只能靠上映后短时间里的口碑作为赌注,排片率和放映时间是博出来、赌出来的。

B:不满意。由于排片量低,造成我们没有拿到市场应该的份额。

在这个过程中,作品的质量是硬道理,但是也要看到,观众的自来水是个不确定因素,会有相当数量的观众误入,而这些误入的观众很可能是留不住的。《冈仁波齐》和《皮绳上的魂》遭遇的冰火两重天是现成的例子。两部电影的导演都是张杨,虽然一部纪录片,一部剧情片,但背景类似,论影片的完成度和艺术水准,差别不大。《冈仁波齐》在一个相对平淡的档期上映,主创的预期票房是2000万-3000万元之间,没想到这部品相不同于寻常商业片的电影掀起观影热潮,最后票房过亿。在票房利好消息频传时,学者石川发了条微博泼冷水,谈到影院里很多刷微博、打瞌睡的。时隔两个月,《皮绳上的魂》上映,检验观众的时刻来了结果《皮绳上的魂》的票房勉强刚过300万元,大大地低于预期,几乎是惨淡的。

C:我们一开始就没有设定票房目标。早在25日就已经与发行公司沟通,暂停影片在各院线的上映,现在的排片都是已经预售出去的电影票。

《冈仁波齐》和《二十二》的票房固然振奋人心,《皮绳上的魂》遭遇的挫败也让人看清,健全的艺术影片放映环境仍需努力,过亿并非这一类影片的放映常态,稳定的观众群、良好的放映渠道和长线放映的机制仍在上下求索的过程中。《二十二》的票房成绩让资本蠢蠢欲动时,我们也别忘了,这是一部差点进不了院线的电影,别忘了,每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和各类电影节之后,有太多无法得到更多与观众见面机会的电影。此类电影在影展之外,如何抵达更宽阔的空间?能不能让文艺青年之外的观众看到这些电影?能不能让影院接受产品的差异性?比起一部两部过亿的个案,让尽可能多的小小佳片释放它们的能量,这才谈得上艺术电影的春天。

D:预估的比这个还要差,都有心理准备。不可能满意。成本肯定收不回。

E:我清楚地记得上映首日,影片票房进入了前八,上座率也比较高,每天的排名都属于中上游的位置。对于一部中小成本影片来说,在如此竞争激烈的电影市场环境下能有这样的表现已相当不错了,如果这个势头可以继续保持下去,盈利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Q 新京报:你认为造成如今票房成绩的原因是什么?

A:我们分析过本片的受众群体:第一类观众是蔡国强粉丝,对他的作品有一定了解;第二类是文艺片、纪录片爱好者;第三类是前两类带起来的、被口碑宣传打动的观众。蛮大的问题在于,蔡国强是艺术家,离我们比较遥远。

B:目前几百万的收入结合排片量来看我觉得影片是被观众认同的,而且上座率一直很高。电影市场被所谓的大片碾轧得比较厉害,一窝蜂地抢大片不利于中国电影市场健康发展,过多的排片对市场是有伤害的,任何东西都应该有限制。

C:上映当天是国产片票房第一,结果第二天就腰斩到一半。现在的网络恶劣氛围让我们特别委屈。

D:主要因素是小成本,没有明星、没有宣传,导致没有排片,排的上映时间也都是早上九点、十点。

E:其实惊悚电影最怕同类型、同档期、同时上映,《画室惊魂》之所以可以脱颖而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影片的整体品质、水准远超同期上映的另外两部惊悚片;另外我拍惊悚电影这么多年,在业内已有一定的影响力和不错的口碑。

■ 院线说法

华谊兄弟影院管理公司总部排片经理唐乐:

扎堆上映会直接导致平均到每部影片的排片空间缩小,票房产出也不会太好,再加上没有大片带动档期热度,那几天的整体大盘较低迷。另外,看到小片扎堆,大片和好电影会选择回避,众多中小片质量又支持不了整个档期,但他们始终会占据大盘,分割票房,整体票房低,观众进影院也不知所措。所以,多部电影扎堆上映不利于大盘,需要更科学的排片方式,也需要一两部大片带动。

卢米埃芳草地影城沈经理:

大部分观众选择影片时,会根据宣传度、明星阵容、个人喜好来判断;部分观众会倾向于小众的文艺片、纪录片。一般上映前我们会放出少量场次预售,根据预售效果调整周末或黄金时段的占比。扎堆上映,会对排片造成一点影响。电影促进法放开了电影制作的门槛,同一档期有多部电影上映将会成为一个常态,但票房最终决定权在观众,而不是影院排片经理。我们的原则是尽量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尽量呈现多元化的排片。

临时调档

伤害最大的是影片本身

虽然每个月都有众多电影立项,但并不是每一部电影都能有幸走进电影院,即使是钻进档期的电影也有可能遭遇“院线一日游”的悲惨命运,所以每一部渴望收回成本的中小型影片在选择档期的时候都会小心翼翼的,也就不乏瞻前顾后、随意改档的乱象。

《纯洁心灵》在上映前经历了三次改档,从2016年5月13日到2016年12月8日、2017年2月17日,再到2017年9月22日。导演毕志飞坦言:“的确打乱了计划,也增加了宣发经费。其实改档原因不是因为反响不好,反而是内部放映后好评较多,所以我们决定再做一做,将来不留遗憾。”

《捍卫者》导演廖希证实:“现在的电影市场确实比较残酷,很多时候出现了扎堆上映的情况。但是如果随意改档,对于影片是有伤害的,因为营销和宣发的节奏都是按照先前预定的档期来的,改档意味着前面的工夫都白费了,而且市场也会看到你在退却。当然,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也是种市场行为。只要片子品质好,任何档期都有你生存的空间,竞争不是你回避就能回避得了的。”

曾负责院线管理的上海民新影视娱乐有限公司总裁许昉进一步分析道:“如果撤档影片体量大,对院线影响就比较大,事先给的资源配置、空间、计划都会被打乱;体量小还好,不会影响院线整体方案,也不会对整个市场造成太大问题。一般来讲选择撤档、改档期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片方自己也很纠结,院线也不希望如此,改档撤档越少发生越好。”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桐 周慧晓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